m7yb z5t9 6ya6 tbp1 7lvb 3pn3 6uw6 zj75 9b1l 40we
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恽夜遥推理 >章节目录第三百十六章卡申夫蝴蝶的真相七
    没有多过于询问,罗芸自然是选择等待,她舒服地窝在丈夫身边,看上去可爱极了。

    恽夜遥接过莫海右递给他的茶水,喝了一口继续开始推理,茶水是宋跃华端出来的,戴璐站起身来,给每人倒了一杯,大家也没有猜疑,都很自然接受了。

    恽夜遥说:“5月21日下午,所有的事情其实都集中在云雅暮和莫向西身上,云小姐三番两次闻到褚福房间里传出来的臭味,苏先生说她大动干戈,说褚福不讲卫生影响到了她的工作,一定要进入褚福房间里查看。”

    “在我看来,云小姐其实是个外强内干的人,她这种人心里藏不了多少心事,但是面子上却一定要装得很高傲,一旦遇到危险事件,又会立刻惊恐不已,躲起来不敢面对。所以我认为,她这样大动干戈只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对褚福被杀事件一无所知。”

    “当时,莫向东已经把褚福尸体分尸处理掉了,沈先生早上看到莫向东拿着刀拖走褚福的尸体,应该就是去分尸的,莫向东也一定在为吸血皇蛾不进入蝴蝶山谷的事情发愁,所以准备带着褚福的尸块再去一次蝴蝶山谷,找找机会。”

    “可是这说不通啊?”小莫插嘴说:“叔叔在褚福房间里发现了尸体,是中毒死的,既然褚福已经被分尸,那他房间里的尸体又是谁呢?”

    “是莫向西。”恽夜遥的话让小莫震惊,他觉得自己可以分辨出父亲和叔叔的区别,就像5月22日的时候,他在叔叔房间门口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自己的父亲,但是5月21日傍晚,他并没有怀疑出现在眼前的‘莫向西’。”

    看着小莫无法释怀的眼神,恽夜遥解释说:“小莫,你的父亲有一点非常精通,那就是扮演你的叔叔,在5月21日傍晚的时候,他不能够让你看出破绽,要不然的话,你们就会怀疑褚福房间里的尸体了。”

    “可是我并不信任这栋房子里的客人,也不会把父亲的事说给他们听啊?”小莫依旧带着满腹疑问。

    “那苏先生呢?你也不信任他吗?”恽夜遥反问道。

    “小苏当然是我相信的人喽。”

    “这不就结了!你父亲很早以前就看出了你和苏先生的关系,他也一直在怀疑苏先生到卡申夫别墅来的目的,所以一定会伪装得非常到位,就算是你也不能够看出来。”

    “也就是说,5月21日傍晚,你叔叔莫向西就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他被伪装成褚福的尸体放在房间里,我不得不说,莫向东的演技真的可以去当一位专业演员了,他惶恐的把众人都拦在门外,留下自己一个人仿佛是在处理尸体。”

    “既让人觉得隐藏很深,又让人不得不怀疑,这种表演天赋,娱乐圈的一些新进小演员都不太可能会有。”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苏子涵问。

    “为了你们之后把怀疑目标对准莫向西,他反正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最后总归要脱离事件范围的。等你们怀疑够了,找出了一定的线索,莫向东就会把莫向西的尸体抛出来顶罪。因此褚福房间里的莫向西被毒死的疑惑就很好解释了。”

    “根本没有人在屋子里的任何地方下毒,莫向西就是被莫向东找机会毒死的,毒药可以放在任何地方,比如说两个人的茶水,或者莫向东带给他的食物里面,又或者其他的东西,比如说药品一类的,反正是莫向东可以接触到的一切都行。”

    “大戏演完之后,莫向东定定心心把莫向西化过妆的尸体塞进了宋女士的房间衣柜里,然后自己等着宋女士去向他求助。”

    “宋女士对小蒙撒了谎,是因为没有办法,她既想要让小莫被排除在事件之外,又想要保护沈亚弈先生,还想对某个人报恩。所以为了小蒙不进一步探究事实,她当时只能选择掩盖一切。”

    “宋女士向莫向东求救,这件事也是莫向东的一步棋子,5月21和22两天,卡申夫别墅里面人多眼杂,说不定就会有谁看到宋女士从围墙上的小门出入,再联系到凶杀案的话,宋女士也就成了嫌疑人之一。莫向东只有尽量搞混大家的视线,才能最大可能的保证自己安然无恙。”

    “在宋女士求助之后,莫向东就把莫向西的尸体处理了,当然,这里面他还要进出莫向西房间和褚福房间演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小戏码,表面上看起来这些小戏码简直就是无用功,但事情是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变化的,谁又能料到最后派不上用场呢?也许只要一点小小的风吹草动,就会影响大家判断的整体方向。”

    “在这上面,莫向东可谓是做足了功课。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没想到自己最后会栽在第一个袭击褚福的凶手和云雅暮的手里,这真的可以说是报应了。”

    “晚上罗先生到达的时候,开门的也是莫向东,此时还没有人发现莫向西被调换,罗先生从来没有到过卡申夫别墅,所以也不可能分辨得出来,晚上,他们向莫向东讨要了一楼房间住宿,其实就是因为收到苏先生传递过来的简讯之后,想要再次调查藏有地图的房间。”

    “可是罗先生却从房间里找到了一张撕成三份的吸墨纸,吸墨纸的上面就印着第二张信纸上的内容,应该就是莫向西写信的时候使用的。罗先生用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辨认上面的字迹,我刚才的推理中,有一部分就是通过罗先生辨认出来的自己内容得到的答案。”

    “现在这张吸墨纸将作为证据送往警局做进一步的调查,不过我们还是要找到那第二张信纸才行,我想信纸如果没有被销毁的话,应该就藏在莫向东先生身上。因为要不是用第二张信纸来威胁,莫向西也不可能那么乖听他的话不是吗?”

    “恽先生,其实那张吸墨纸是我找到的,叔叔写完信之后,把吸墨纸忘在桌子上,而女仆看也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里,我发现之后,也仔细辨认过上面的印记,觉得应该是非常有用的东西,而且小苏告诉我说,罗先生一定会帮助我们的,所以我趁着罗先生还没有进入房间之前,偷偷从窗户爬进去,把吸墨纸塞在了笔筒里面。希望罗先生可以了解上面的内容。”

    “可是你发现了垃圾桶里的吸墨纸,你的父亲也发现了,他没有拿走吸墨纸,因为印迹是会淡去的,只有得到真正的信纸,他才有威胁的资本,所以你的父亲刻意去找寻了那第二张信纸,很幸运的是,信纸我们来之前真的被他找到了,这只能说莫向西藏东西的手法太拙略了,注定他要死在自己的亲哥哥手里。”